当前位置:太和新闻资讯 > 美食 >
26%的佣金高不高?省餐协喊话美团的背后-美食
发布日期:2020-04-14 00:35 来源: 作者:太和新闻

4月10日,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以下简称“省餐协”)联合省内32家餐饮协会向美团外卖递交书面交涉意见——《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要求该平台取消独家合作限制,减免外卖服务佣金等。

对此,美团方面在接受南方+采访时否认了此前一些媒体的回应报道,表示并不是官方回应,“目前暂无回应”。

疫情发生后,广东餐饮企业纷纷加码开拓线上外卖业务,国内两大外卖平台美团和饿了么也借此新增大量新商户和订单配送业务。但与此同时,部分餐企与平台的冲突也越来越多。

26%的佣金高不高?省餐协喊话美团的背后

此次,省餐协在交涉函中指出,新开餐饮商家的佣金最高达到了26%。

知名战略营销专家小马宋指出,美团的佣金包括流量费和人力配送费。双方的冲突背后是渠道和品牌之间的博弈,建议餐企一方面练内功,增强议价能力;另一方面多渠道发展,像部分品牌的私域流量很强,可多方探索。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则认为,国外外卖平台的费率高达35%-40%。“所以,并不能单纯看平台费率的高低,而是要看平台的服务能力”。

不同外卖平台的服务佣金费率不一样

“我们在一定程度上相当于给平台打工了。”广州一家连锁餐饮企业外卖业务负责人称,餐饮行业利润大概维持在30%左右,而外卖服务佣金(配送服务费)大概20%左右,等于利润的一半要交给外卖平台。

4月10日,省餐协联合省内32家餐饮协会发布了一份“致美团外卖”的联名交涉函,声称收到几百家餐饮企业针对美团外卖的投诉,要求美团立即取消独家合作限制等垄断条款,减免疫情期间广东省内所有餐饮商户外卖服务佣金5%或以上。

“美团外卖向餐饮企业收取的高额外卖佣金,超过餐饮企业承受能力。”交涉函上介绍,美团外卖在广东餐饮外卖的市场份额高达60%-90%,已达到《反垄断法》规定的市场支配地位。

省餐协还指称,美团涉嫌实施垄断定价,各类收费层出不穷,持续大幅提升扣点比例,“新开餐饮商户的佣金最高达26%,大大超过广大餐饮商家承受的临界点”。

26%的佣金高不高?省餐协喊话美团的背后

4月11日,记者采访部分广州餐饮企业,发现不同外卖平台对餐饮商户收取的平台佣金服务费不尽相同。

广州一家知名餐饮企业有关负责人钟离(化名)告诉记者,饿了么收取该品牌的费用为13%;美团收费一般为21%,若是独家进驻该平台则为16%,有些门店可谈到13%,“美团有时搞活动会有补贴返回店家”。

另一家广州连锁餐饮店负责人黎总经理称,目前该品牌只进驻美团平台,收取的平台费为16%。据其透露,3月份该品牌每家分店在美团平台上平均有1500张订单量。

美团收取的平台佣金服务费到底高不高?

小马宋认为,美团的佣金包括流量费和人力配送费。餐饮店在美团上开店,本质是借用美团流量促进成交。而美团同时还负责帮助商家把外卖送到消费者手里,为商家提供配送服务。“但美团收取的佣金并没有为其带来多高利润率,美团2019年财报显示的第三季度收入275亿,净利润19亿,净利润率6%左右,这说明外卖平台盈利并不高。”

他进一步指出,美团也无法收取太高佣金,因为还有饿了么等其他平台。如果佣金提高到商家无法承受,商家要么会转向饿了么,要么自己配送。

26%的佣金高不高?省餐协喊话美团的背后

“成本提高以及用户、市场增速的下跌,是近年来平台提高佣金的原因。”陈礼腾指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外卖市场。实际上,国外外卖平台的费用率高达35-40%。“所以,并不能单纯看平台服务费率的高低,而是要看平台的服务能力。”

餐饮消费回升,外卖经济成新增长点

复工复产后餐饮业逐步回暖,在疫情期间培育的外卖经济,则率先迎来“加速”。

“我们在春节期间尝试推出外卖服务,在美团和饿了么两大平台上线外,还在自已的公号、网站上有提供外卖服务。”钟离告诉记者,现在该品牌餐饮在双平台的订单量,每天超过200单。

广州老字号陶陶居此前从不做外卖,从今年2月初也加入外卖行列,并获得意外收获。现该公司已将发展外卖业务视为新增长点。

“外卖客人消费能力不低,我们广州各门店平均一张外卖单为130元,上海店更达到198元。“据陶陶居运营方广州食尚国味集团董事长尹江波介绍,据该公司后台数据显示,用户在点外卖时,并非仅仅点单份快餐主食,而是虾饺、炒菜等各品类均有点选。“这表明消费者有了更多消费场景的需求。”

26%的佣金高不高?省餐协喊话美团的背后

目前该品牌外卖业务量快速上升,以新推出的盐焗鸡单品为例,陶陶居上线半个月,销量已经超过500只/天,目标是1000只/天。

为此,陶陶居从总部到门店均成立专业团队来研发、生产、运营外卖餐品。尹江波透露,该公司已规划在现有及新增店面内,划出专门的外卖空间。此外,还计划携手美团外卖开展专店专送,配送人员驻店提供专属服务。

小炳胜、大同酒家、广州酒家、胡桃里、大鸽饭、鹅公村等广州知名品牌餐饮均加码发展外卖,目前,“外卖”也几乎成为广东餐饮店的“标配”。

“复工复产后,深圳、广州外卖订单量分别位居全国前二。目前,广深等广东重点城市外卖经济已基本恢复至疫情前水平,超五成商家订单量超过疫情前。”来自美团外卖数据显示,2月深圳外卖新增用户飙升,与1月底相比,该平台新增用户数增长124%。

饿了么平台提供的数据也显示,2月份超过15万家门店新上线,开通外卖服务。在广州,大龙燚、甘思咪哚 云南菜、御前十七,麻田会等知名餐企和广州东方宾馆、岭南五号酒店、广州宾馆、流花宾馆等高端酒店也纷纷上线外卖。

双方纠纷背后:餐饮企业和外卖平台的博弈

“此次餐协、餐企与美团平台的纠纷,背后是品牌商家与渠道的博弈。”小马宋指出,在博弈中,有主动权一方有话语权,故大品牌可以有更低的佣金。“像喜茶有几千万小程序用户,星巴克有700万会员,这些都是跟平台谈判的筹码。”

“一直以来,关于外卖平台‘佣金高’争议不断,疫情期间更成为关注焦点,这或将成为平台发展道路上的‘绊脚石’。”陈礼腾建议,当前是外卖平台业务创新与商家维护的契机,双方若能进一步打磨业务结构,通过数字化赋能提升与商户的合作关系,能为未来的发展打下更坚实的基础。

26%的佣金高不高?省餐协喊话美团的背后

“平台和商家都有生存发展的需求,两者是互惠互利关系。规则的制定,需要商户与平台之间进行充分沟通。”陈礼腾如是说。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则认为,平台收费是高还是低,双方各有说法,美团有它的成本和盈利需求,这是正常的市场行为;从商家角度看,当然越低越好,可降低成本。他建议,餐饮行业在外卖渠道上多元发展,比如开拓小程序外卖。“餐饮企业只有抱团才能与大平台博弈,单个餐饮企业议价力弱。”

尹江波则建议,每个外卖平台都有自己的核心客户群,有些平台客户追求高品质生活,而有些平台客户则更关注优惠福利。餐饮商家也要针对目标客户,选择适合的外卖平台。


最新更新
·解决实体店90%以上的现实痛点,凡
·国内首部宠物喜剧电影《我想静静
·疫情过后,创新产业项目成焦点,
·招商担当 勇立潮头
·招商公寓 | 壹间公寓8周年庆,全
·正荣:美好传遍品质人生,匠心筑
·百度楼盘新品上线,科技售楼见证
·净π家具亮相深圳设计周
·司徒黛黛(Katherine Cousins)Facebo
·今天跟着泰哥深入黄江二手车/黄
热点图片
[福特锐界]汽车音响升级改
曹操出行驶入福州,以品质
沙蒜不是蒜,男人吃了一个
人生路由自己定----网红经济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jlsxjw.com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太和新闻资讯
皖icp备11010076号-1